你的位置:中国名片 > 艺术名苑 > 正文

海德格尔:艺术就是真理自行植入作品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04-08 10:35 浏览量:

海德格尔:艺术就是真理自行植入作品


梵高《农鞋》

艺术就是真理自行植入作品。

我们挑选梵·高的一幅著名油画《农鞋》为例,他曾多次画过这样的农鞋……

器具的器具本性,存在于其有用性中。那么,这种有用性本身又是什么?在思这有用性时,我们是否也已在思那器具的器具性本质?要做到这一点,我们肯定不能在其使用中探求有用的器具吗?农妇在农田里穿用她的鞋。只有在那儿,鞋才是其所是。劳动的时候,农妇对它们想得越少,看得越少,对它们的意识越模糊,它们存在得就越真实。她站着和走动时都穿着它们。这是农鞋实际使用的方式。在器具的这种使用过程中,我们一定遇到了器具的特性。

然而,如果我们只是一般地想像一双鞋,或简单地瞪视那仅仅摆在画面上、空空如也、无人使用的一双鞋,我们就决不会发现在其真理处,器具的器具性存在究竟是什么……但是——

从这双穿旧的农鞋里边黑魆魆的沿口,可以窥见劳动步履的艰辛。在这双农鞋粗陋不堪、窒息生命的沉重里,凝结着那遗落在阴风猖獗、广漠无垠、单调永恒的旷野田垄上的步履的坚韧与滞缓。鞋皮上粘满了湿润又肥沃的泥土。夜幕低垂,荒野小径的孤独寂寥,在这鞋底下悄然流逝。这双鞋啊!激荡着大地沉默的呼唤,炫耀着成熟谷物无言的馈赠,以及冬天田野休耕之寂寥中不加解释的自我拒绝。这双鞋啊!它浸透了农人渴求温饱,无怨无艾的惆怅,和战胜困苦时无语的欢忭;同时,也隐含了分娩阵痛时的颤抖和死亡威胁下的恐惧。这样的器具属于大地,它在农妇的世界里得到保护。从这被保护的归属中,器具自行上升到它的“栖止于——自身——之中”。

然而,也许我们只有从画面上注意到有关鞋的这一切。另一方面,农妇只是单纯地穿用它们而已。但愿这简单的穿用正如我们描写的那样简单。夜阑人静,农妇在沉重而健康的疲惫中脱下她的鞋;晨曦初现,又把它穿在脚上;或者在节日里,她把鞋搁在一边。她知道如此穿用,却从不留心,从不思量。器具的器具本质的确在其有用性中。但这有用性本身又根植于器具本质存的充实圆满。我们称器具本质存在的充实圆满为稳靠性。正是这稳靠性,使农妇得以参与大地沉默的呼唤;凭了这稳靠性,农妇才确信她的世界。世界与大地都为她而存在,也为那些和她一道的人们而存在,当然,是在她的存在方式中因此也仅仅是——在器具的存在方式中……

器具的器具存在,稳靠性,按照事物自己的方式和范围不断地将所有事物集聚到自身。器具的有用性,充其量不过是稳靠性的必然结果。有用性在稳靠性中颤动;倘无稳靠性,有用性就什么也不是了……

器具的圆融和谐、器具那“栖止于——自身——之中”的宁静,就在于它的稳靠性。只有在这稳靠性中,我们才能分辨出器具到底是什么……

……器具的器具本性已经被揭示出来了。但是是如何揭示的?不是通过描述和说明摆在眼前的一双鞋,不是通过报道鞋的制作过程,也不是靠观察鞋在不同场合的实际使用,而仅仅是通过把我们自己带到梵·高的画前。这幅画说话。一走近作品,我们顿时到了与平常所处的世界迥乎不同的另一个天地。

艺术作品让我们知道了鞋真正的是甚……正是通过作品,而且也惟有在这作品中,器具的器具本性才第一次显现出来。

这儿发生的是什么?什么在作品中发挥作用?梵·高的画所揭示的是器具即一双农鞋真正的是什么。这个存在者进入了其存在的无蔽之境。希腊人称存在者的无蔽之境为“去蔽”。我们叫它为“真理”而在使用这个词时并没有加以深思。如果在作品中出现了对特殊的在者的揭示,揭示它是什么和如何是,那么,这儿就有一个发生,一个在起作用的真理的发生。

在艺术作品中,一个在者的真理已经自行置入作品中。“置”此处是指:把某物带到一种状态。某一具体的在者,比如,一双农鞋,在作品中处于它的存在的澄明之中。在者之在进入了它的敞亮的永恒性。艺术的本质就是:存在者的真理自行置入作品。

……艺术品以它自己的方式开启了存在者的存在。这一开启,亦即揭示,亦即在者的真理,就在作品中发生。在艺术品中,存在者的真理已经自行置入作品中。艺术就是真理自行置入作品。

相关新闻